当前位置:文学yabo亚博下载 > 亲情 > 正文手机版

陪伴会是最长情的告白

作者:徐才林 时间:19-09-10 字体:  标签:陪伴 告白 阅读:

  大学毕业后,去了昆明,想着能多挣一点钱,每年回家很少。去年回了成都,离家近了,本以为可以多回去几次,事实上确事与愿违。

  八月的一天,我突然得到消息:外公患病中风了。所幸中风的时候,亲人都在他的身旁,第一时间将他送到医院救治,好在没有生命危险。

  恰好第二天,公司安排去老家附近出差,让我有了机会回家探望一下病重的外公。

  外公在县医院神经内科住院,我来到医院下面却找不到住院部在哪里,再次打电话询问了表姐,她在上面住院楼的电梯口等我。来到病床前,外公穿着那件让我熟悉而又亲切的白大褂,他头发花白散乱而又稀少,面色苍白,脸上的老年斑越发清晰可见,紧闭着双眼,鼻孔套着输氧用的管子,嘴巴因中风变歪不能闭陇,不禁让我红了眼眶。外公耳背多年,加上身体虚弱,没有发现我的到来,我便向病房中的表姐们打着招呼。也许有着感应外公突然睁开了眼睛,表姐上前一边摇晃着他的手臂一边贴着他的耳朵大声讲到:“看看是谁来了,还认识不?”我贴了上去,握着外公已经少有知觉的手臂凝视着他,他认出我了,想讲话却又讲不出来,于是努力发出:“嗯…嗯…”的声音。医院没有纸笔,我只能大声的对外公讲话,不知道他能不能够听见。外公应该明白了我的意思,看着他泛红的双眼,我的眼眶不自觉的又红了起来。

  舅舅一家都特别孝顺,两个表姐给外公按摩、翻身、换尿裤,照顾得细致入微。我也帮不上什么忙,在外公翻身的时候,我没有跟他告别,独自一人走出了病房。十几分钟后,我已经在出城的高速路上,给父亲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:我回来看过外公了,就不回家了,让他多注意身体。

  临近中秋,我本想再回去看看外公,但老婆怀孕了,没人照顾。其实,外公中风前的两天,我也回了一次家,他还是穿着那个白大褂,如往常一般慈祥的望着我。在临近告别的时候,他颤颤巍巍的抬起手臂铿锵有力的朝我竖起了食指,意思是“明天再呆一天。”我摇了摇头,拒绝了他,在纸上写到:“有事不能多留,下次放假再回家看望您。”当天晚上,久未出门的外公在儿孙的搀扶下,来到他家住房旁边的廊桥上和我们一起吃了一顿晚餐。返程的时候,他驼着背一只手用力拄着拐杖,另一只手在舅舅的搀扶下,步履蹒跚的朝家走去。现在想来,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走路的模样,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  我的外公,少为篮球运动员,长为知名教师,他喜好书画,书画作品在海内外大展中获得过许多奖项,今年四月底,我们家在成都搬了新房,客厅的墙壁和老家一样也挂了一幅外公的字画。

  去医院探望他的那天,我在花店买了一束百合花,也许他没看见,也许他看见了,我悄悄地放在了他的病房床头。

查看所有评论
共有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
文学yabo亚博下载版权所有 赞助本站
SiteMapRSS